麟潜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分卷阅读4,云泥,麟潜,哈哈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点就让这小猫儿逃脱了。

他转身一搂,把落荒而逃的小孩给揽到身前,双臂围过楚谈清晰高耸的锁骨,把瘦弱的小主人紧紧抱在怀里。

楚谈整个人都凝固住了,瞪大眼睛,怔怔感受着从背后传来的温柔暖意。

多少年都没人抱过他了。楚谈更惊慌地挣扎,身子被抱得更紧,头脑一片空白,他渐渐安静下来,才感觉到身后抱着自己的人在微微发抖,头顶上传来喑哑欣慰的低语:“属下失礼。”

楚谈极度紧绷的身子僵了一下,刚从眼底升起的神采又暗淡下去,轻声训他:“知道失礼还不松开。”

软玉在怀,岂是说放就能放下的。襄夏不想松手,苦涩笑道:“既已失礼,再让属下多抱一会儿。”

“傍晚在房里是我失言,王爷大人大量,别与属下一介武夫计较,行吗。”

楚谈垂着眼睑,苍白冰凉的指尖抚上襄夏的手背,强忍住涌上喉头的哽咽,故作平静道:“你常来这儿吗。”

“不常来。”

楚谈的细眉忧郁蹙着,“看上谁家的小姐,就……和本王说……只要不是皇门贵女……”

“王爷是要给属下说媒吗?”襄夏微微俯下身,贴着他耳边温声问道,“属下身无长物,入赘人家府上岂不是给王爷丢人?”

“聘礼自然是府上出。”楚谈用力咽了一口唾沫,才把哽在喉头的呜咽给咽了回去,“别来这儿,不必为了我委屈自己。”

襄夏温柔的眼神渐渐凉下来,用力攥着楚谈的肩膀,无奈问他:“属下远走高飞,您就没一点不舍得吗。”

“我凭什么不舍得啊!”楚谈突然像被远走高飞这四个字扎得浑身骨头都疼,猛地挣开襄夏,头也不回地下了楼。

襄夏靠着墙边挠了挠头发,赶紧追上去,又不敢再靠近,只得远远跟着,正撞上在门外焦急等着自家王爷的小影卫。

莲角一见长官黑着脸走出来,登时腿都软了。

“你……”襄夏一把扯起莲角的衣领,把人拎到面前,恶狠狠地笑问:“小子,胆子够大的,连青楼都敢让主子进!他才几岁!”

“不不不……”莲角慌忙摆手,“不是我啊长官……王王王王爷非要跟着您……再说了,是您惹王爷发怒在先,您拿我撒气也没用啊!”

“再说了……十六……不小了……”莲角小声嘀咕,“换做旁府的世子,连世子妃都早娶进来了,这不是给耽误了吗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全息游戏之尤物的极致体验

河北麻衣

被boss圈养的日子(生子)

此七

奇怪的男人

法海我不懂爱

调教四十岁舅舅(老男人受,高H)

宴安鸩毒

[BDSM]归宿

非然没有名字

赏味录(古代、女尊、NP、H)

荷糖月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