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南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(五),墨山茶,丝南,哈哈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「这顏色不太好看,好像掺墨了。」

应采声摸摸画纸上那几朵用崔河的血开出来的山茶花。

崔河说,血乾掉本来就是这样。想不到应采声居然这么大胆地实验没用过的『素材』在画上。

「有甚么关係,意义不一样。」应采声托腮看着画,微微一笑:

「不够红的花……叫他墨山茶好了。」

让崔河哭笑不得的是,这张画还挺受他们教授王亭好评的。虽然一开始被批评,红山茶怎么会弄成这样的顏色,是把硃膘和胭脂给搞混了吗?怎么会连基本的设色也弄不清?不像应采声的水准云云。

应采声说,这花是心血,用真的血去画的。

王教授眼一亮,说,这的确是个创举,是用甚么的血?

应采声想想,看了座位上的崔河一眼。说,昨天家里杀鱼了,鱼的血,因为是河鱼,所以没甚么腥味。

说完教授立刻对那血闻闻又摸摸的,说,嗯,真的没有。让崔河松了一口气。没发现那是人血是一点,万一真的有腥味他怎么办?

这堂课评完所有人的画作便放人了。剩下时间,只应采声一人在教室画图,和旁观的崔河。

应采声摊开白纸,对崔河笑笑:

「这次想当牡丹花,还是芙蓉花?」

崔河本想说,随你喜欢吧,反正这两种在他眼里也分不清。但话没说尽,就因为默不作声出现的夏青而止住了。崔河真怀疑夏青有甚么目的,他和应采声相处时总是会遇上这傢伙。记得之前那人也说过,不缺应采声一个,现在是来做甚么?纯粹羞辱吗?

夏青走到用磁铁贴在白板上的墨山茶前,看了看,摸了摸,闻了闻,最后看了崔河一眼,开口道:

「你真的看上他?」

崔河的不安被应采声发现,这样的挣扎不禁让他微微一笑,「是啊。」

夏青咬牙喃喃,又是这样,又是这样……有了新欢就不要旧爱。

「你少笑掉人大牙,你是谁旧爱?你爱过人?」

夏青说,是啊,我是爱你的。

应采声笑说,上次来的那个白子呢?那个高中生呢?你以为你跟别人有一腿真的这么不明显?你自己这样乱搞,跟人谈甚么爱?

「你也用过我的血。」

应采声变了脸,说,那不一样。

夏青说,哪里不一样?应采声跟他是一样的人,也乱搞,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耽美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【骨科双性H】日哭弟弟

一只吃肉的大灰狼

白领相亲遇糙汉

没有名字么么么

明月照清渠【现代家奴】

夭言

一隅

呀嘞呀嘞

晚安,小娇夫

咒术王子

橱窗里的小甜糕

咩咩茶